本文作者:linbin123456

央企信托-474號江蘇泰州政信集合信托(省信托有限責任公司)

linbin123456 2022-12-31 204
央企信托-474號江蘇泰州政信集合信托(省信托有限責任公司)摘要: 本文目錄一覽:1、政信信托政信率2、泰州政信為何禁止本地用戶購買...
微信號:18621393321
添加微信好友, 獲取更多信息
復制微信號

本文目錄一覽:

政信信托政信 率

0.3%。以2018年發行規模3.31萬億的政信信托為基準,政信 率大概為0.00302,也就是大約0.3%,這明顯低于銀行和信托整體0.79%的不良率水平。

泰州政信為何禁止本地用戶購買

泰州地級市非標政信禁止本地用戶購買的。通過查詢泰州政信官網得知,泰州政信地級市非標政信禁止本地用戶購買的,泰州位于江蘇省,是江蘇省的地級市。泰州地處中國華東地區、江蘇中部,是揚子江城市群重要組成部分。

江蘇政信信托項目敢不敢買

政信信托可以投,因為這個行業暫時沒有系統性風險。只是不能像之前那么簡單粗暴地投,因為不排除區域定融產品 的可能性。

城投信仰其實已經被打破了,這幾年,城投公司信托計劃政信 、公開債技術性政信 、私募債政信 、定融產品政信 已經屢見不鮮,但是沒有出現一筆公開債實質性政信 ,還不至于整個行業信仰破滅,崩塌。行業不存在系統性風險,但是會存在區域定融產品 的可能性。整個行業不存在系統性風險的邏輯是城投背后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背后則是中央政府。不管是中央還是地方都把防范金融系統性風險放在首位,只要防范系統性風險還是攻堅戰的目標,就有城投剛兌的基礎。因為如果有一家城投公開債實質性政信 ,則會形成多米諾骨牌效應,引發系統性恐慌。但是如果單個城投的政信 不會引發系統性恐慌?那就另當別說,地方政府、城投也分三六九等,一些地方在中國的系統重要性一般、城投在當地的發展中地位一般,其政信 對地方政府尤其是中央政府的沖擊不大,則會存在定融產品 的可能性。這個可以通過信托公司對政信項目的準入區域來觀察,一般情況下,東三省、內蒙古、新疆、甘肅、寧夏、西藏、云貴不在信托公司的準入名單。

拓展資料:

對于地方政府融資平臺,推崇的基本理念是:不迷信、不輕信、不拋棄、不放棄。具體如下:

1、目前信托主要方向就是政府類+地產類,目前地產調控趨緊,政府類是剩下的不多選擇之一。

2、個人看法,政信類項目需要謹慎,近期政府類項目定融產品 的越來越多了,這個大類可以作為選擇區域,但是具體投哪個項目,一定要看具體的項目。

3、雷區:死活不能買的,貴州全區域、青海全區域、東北地區最好也規避、經濟倒數的地區盡量避免、四川及其他區域的偏遠縣城。

4、可以選擇的區域:最佳區域,江蘇和浙江境內;其次,山東和成都及其他地級市平臺。盡量選擇前50強的縣城和區域。

5、細節:地方的GDP、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債務率、債務結構...太多了,不一一列舉了。

6、關于信托公司:特別垃圾的信托公司盡量也回避。

某央企信托涉嫌非法放貸?

近年來,在通道業務不斷壓縮和房地產信托受限的背景下,消費金融逐步成為信托業新的業務增長點。

截至2018年底,消費金融信托業務規模已經達到3000億,超過百億的信托公司有6家,分別是外貿信托、云南信托、渤海信托、中融信托、中航信托和中泰信托。

在規模激增的同時,部分信托公司不斷地擴張消費金融業務邊界,從最初的“流貸模式”開始轉變為利潤更高的“助貸模式”。

通常做法是,助貸平臺推薦借款人,由信托公司審核后直接與個人簽訂消費金融信托貸款合同并發放貸款,借款人直接向信托公司還款。助貸平臺不再直接向借款人收取任何費用,而是由信托支付給助貸機構服務費。

那么信托公司直接向個人發放貸款,是否合規呢?

最近的一個司法判例,可能會給我們一些啟示!

根據上面廣東省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裁定書顯示,在執行過程中,查明2018年至今申請執行人(外貿信托)在本院有142件針對不同對象的民間借貸合同糾紛執行案件,本院于2020年5月28日書面通知申請執行人外貿信托,要求其在收到通知后五日內提交向本院提交其公司“向 社會 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的相關金融許可手續。申請執行人外貿信托向本院提交的金融許可證及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批復中未顯示有“向 社會 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的金融許可。

本院認為:申請執行人以盈利為目的經常性的向 社會 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其未舉證證明其取得了相關部門的金融許可,對于未經依法批準向 社會 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金融活動依法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七條第三款之規定,裁定如下:駁回中國對外經濟貿易信托有限公司的執行請求。

這是第一例因為信托公司沒有“向 社會 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的金融許可而被駁回的司法判例,那其他信托公司開展的消費金融是不是也存在同樣的風險呢?

目前,監管方面并沒有單獨出臺針對信托的個人貸款業務規范,而城投公司 借款人正屬于 社會 不特定對象,如果信托公司以出借人的身份與城投公司 借款人訂立借款合同向其發放貸款,而又不具有向 社會 不特定對象發放貸款的金融許可,那么信托公司可能涉嫌非法放貸,而非法放貸行為人實際收取的除本金之外的全部財物,均應計入違法所得。

從2019年開始,全國各地均開始建立“職業放貸人名錄”,認定標準就是涉案數量,一旦被認定為職業放貸人,相應的借貸合同認定無效,借款人應返還借款本金,并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給付資金占用使用費用。

根據執行裁定書,從2018年至今申請執行人(外貿信托)在本院有142件針對不同對象的民間借貸合同糾紛執行案件,筆數遠遠超過“職業放貸人”規定的數量,這也是法院加強審查的原因。

各位小伙伴,你們對這個案例怎么看,歡迎留言交流!

政信信托年化收益率100萬7.2高還是低好

細分來說,目前浙江區域政信項目在6.2%-6.4%左右;江蘇區域政信在7%-7.2%左右;山東區域政信在7.4%-7.5%左右;其他區域政信有7.6%-8%,皆為年化收益率。而我國目前的通貨膨脹率約為4%左右,無論怎樣,至少信托的收益是可以跑贏通脹的一款固收理財產品。

文章版權及轉載聲明

作者:linbin123456本文地址:http://www.carriebloomwood.com/chengtoudingrong/15274.html發布于 2022-12-31
文章轉載或復制請以超鏈接形式并注明出處城投定融網

閱讀
分享